“我的名字叫镜花,和你一样是个孤儿”

“喜欢的东西是兔子和豆腐,讨厌的东西的小狗和雷鸣”

“被黑手党收留后,在六个月里杀了35人”

……

“我的名字叫镜花,杀了35个人……已经不想再继续杀人了……”

……

要说的话,这张图多少有些私心,希望镜花加入侦探社之后,可以真正的享受阳光下的生活。

在黑暗中凝望光明而求不得的时候,也许是最脆弱和痛苦的。还好镜花遇到了敦。敦的温柔与坚强,是世界给予镜花最好的礼物吧。

只愿两个孩子被生活温柔以待。


《[尝试]》

尝试着写一点儿字,也许太过于散乱。

希望能够慢慢的找到一种适合自己的文字方式。

少年临也--臆想--自我感觉吧算是。


穿着隔壁学校校服的少女三人,嬉闹着经过。

少女飞扬的裙摆和发丝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透露的阳光味道的线条,干净澄澈。

黑衣少年站在街角的阴影中,暗红色眼瞳中映衬着街边行人。

人,人,人,人。

匆忙行走的,笑闹的,眼眶微红却忍着不掉泪的人。

人,人,人。

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,比赛狂奔的,打着手机微笑软语的人。

人,人。

落拓的,寂寥的,独自行走的,或坐或立的人。

人。

无人察觉的,独自站在角落里的人,自己。

少年静默的伸出手,仿佛触摸着面前看不见的障壁。...

《找到几年前做的设定,顺便发一下》

【人形树】


[恋情未露人已知,本欲独自暗相思。]

夜下的奈良,月华朦胧,淡雾似一张薄纸,空中流荡的是一曲淡淡的曲调,一直缠绕。

石井是被这夜中的歌声惊醒的,细耳聆听,那低低的男声竟是一直在喃呢着一句诗[恋情未露人已知,本欲独自暗相思],和着丝丝的清雅的琴声,男子细细的说着相思。

转眼望去,矢岛貘竟然不知道在何时已经不在了。

石井赤着脚走出暂时落脚的旅店,看见矢岛正坐在天井的树的枝桠上,月光洒了他满脸斑驳。矢岛在夜里,金色的头发和紫色的双瞳都浅浅的散发着柔和的光,石井总是觉得夜里的矢岛很漂亮,虽然种种迹象都说明了他并非本族,而是异类。

“矢岛,”石井轻声唤着“睡不着吗...

© 眠空/Powered by LOFTER